观察网红行业都需直面哪些问题

2019-08-16 19:41:25 来源: 白城信息港

  观察:红行业都需直面哪些问题?

  2004年芙蓉姐姐横空出世以来,借助络走红成为无数草根得以成名的方式。从芙蓉姐姐、凤姐到后来的天仙妹妹、奶茶妹妹,再到近的papi酱、雪梨等等。随着社交渠道越来越多,“红”已经从偶尔出现变成了经常出现。

  据报道,“红”店主张大奕在微博上有193万粉丝。2014年5月开了一家淘宝店,上线不足一年做到四皇冠。2014年5月成为淘宝店主的董小飒,是直播平台的络主播,每一次线上直播都能获得百万人次的围观。在粉丝的支持下,仅仅一年多的时间,董小飒的淘宝店已经是三个金皇冠的店铺,每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六位数以上。

  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在对当今经济发展趋势进行预测时也指出:“随着信息的发展,有价值的不是信息,而是注意力。”这种观点被IT业和管理界形象地描述为“注意力经济”。

  “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络作用下被放大,与民的审美、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络世界的追捧,成为“络红人”。随着互联的发展,文学、音乐、游戏、主播、创业、传统艺术等各个领域都出现了红

  。但是现在的红已经不再单纯地指上一个时代的络红人了。上一个时代的红,粉丝是碎片化的,没有良好的变现措施。而2.0时代的红,有积聚粉丝的微博、、淘宝、直播、短视频等平台,这足以让“老一代”红眼红不已。在这特定的时代背景下,红经济逐渐显露并火热起来。

  观察2015年中国红排行榜,不难发现多数红是在微博火热起来的。但随着移动互联的发展,微博之后有潜力的是、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随着唱吧、美拍、小咖秀、秒拍等视频社交平台的快速崛起。直播、和短视频带动了红经济,成为了下一个“批量”造就红的平台。papi酱、雪梨、小智等红通过社交平台沉淀关系,在积累人气与粉丝的同时,也为这些络平台创造着巨大的流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门槛降低的同时,人们的注意力也再不断转移。当初凤姐、芙蓉姐姐、犀利哥等火热的时候,可足够让我们讨论好些天。但在如今这个不缺信息,注意力就是金钱的时代。许多红火得了一时,但火不了一阵,人们讨论的焦点在不断变化。信息爆炸会消解人们对红的认知。对其他人来说是一个机遇,但对红来说是个考验。

  跨领域经济学家,2011年阿玛蒂亚森经济学奖得主陈云博士说:“未来30年谁把握了注意力,谁将掌控未来的财富”。

  火的红就那么几个,后面出来的红主播此起彼伏,但多是利用恶俗营销的手段。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如何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和关注度,成为营销的关键。多数的“红”出名是“剑走偏锋”。想成为红更多是因为想赚钱,想出名。许多人都把大量精力放在了自我品牌打造上,这其实是不可取的行为。博人眼球容易,但持续博人眼球难,红红了之后,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快速升级形成自己的口碑与品牌并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红”价值产业链已经渐成规模,其中涉及到各类社交平台、“红”经纪公司、“红”本身以及终的电商变现平台等等。培训机构抓住短处。让大家觉得草根都可以成为红,勾起了大众欲望 。怎么培训,怎么包装?多数是靠事件营销,打造眼球经济。如今的“红”更加注重经济效益的同步推进,在资本和利益相关者的热炒之下成为了风口。

  红不可批量复制,虽然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红,但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红。就如当下的创业潮一样,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热炒红经济却不能面对它的短板,在大家的热炒之下也许成会成为下一个风口,但终可能带来的都是盲目跟风留下的泡沫经济。

儿童口臭
肠胃敏感一进空调屋就拉肚子
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