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之蛇妖

2019-04-08 12:48:35 来源: 白城信息港

她轻轻的合上手中书本,口中喃喃自语道:白素贞啊白素贞,真是个好名字,从今以后,我就叫白淼淼吧!夜色已深,万籁俱寂,书房内早已没了女子的身影,书桌上则是安静的躺着一本线装古书,那老旧发黄的书皮上《意妖传》三个古体字格外醒目,而在书下压着的却是一张惨白的蛇蜕!

雨淅淅沥沥下着,西湖的水面上没了往日的热闹,偶尔有驶过的小船上也是一对对追求雨中浪漫的情侣。在所有船只中有一条特别引人注意,在它的船头,站着一位高瘦的白裙女子,她手中拿着做工的油纸伞,那伞微微旋转着,雨水如珍珠四下飞溅,还在伞的上方行成一团水雾,这便显得有些飘渺。船在湖上时急时缓,飘忽不定的风吹起她的白裙,一段如藕段般白皙的小腿露出来,霎时间收获了过往船只中的目光,只是想一睹主人风采的时候,却发现她的上半身被那把伞半遮着,露出的只有那又长又黑又亮的发丝末端。但是从那段惊艳一现的小腿就足可以想象那伞下的面容该是如何娇好,甚至于绝艳!

快看,有人要跳湖啦!

声音打破了此时的美好,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人影已经跃入西湖水中,随着人们的惊呼,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下水救人的。船头的女子也转过头,她的超过常人的眼力让她看清那个落水的是一个俊俏的男子。她本想转过头去置之不理,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她从那个男子眼里看到了一种决绝。

心中一转念间,她已经跃入水中。人们并没有注意,在水中她的速度如何快,否则定是要觉察其中必有蹊跷。

当她的手触到他的身体的时候,求生的本能让男子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有那么一瞬她皱起眉头,不过她还是抓住男子把他拖上了岸边。

为什么要救我?男子虚弱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人类,不是都会害怕死亡的吗?她下意识的回答。

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对方言语中的怪异,苦笑着说道:生命没了炙热的爱情,就好像沃土变成了沙漠,除了顽强的生存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她迟疑了一下,不明白爱情是什么,这时候她突然想起了白素贞和许仙,或许那就是爱情,为了许仙白素贞盗仙草更是水漫金山,这难道就是白素贞心中的沃土吗?她觉得很无趣,有什么会比活着还幸福还重要呢?她突然觉得这次救人显得毫无意义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正想走开,却不料男子突然拉住她的小手,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手心传到她的心脏和后脑,她浑身一颤,赶紧脱离,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赶紧转身。

白淼淼。冷冰冰的声音从她口中说出。

男子咀嚼着这个名字,却没注意女子转身的刹那,隐藏在那一头飘逸黑发里亮起的两点碧悠。

许诺,我的名字!男子对着白淼淼远去的背影喊道

行走在西湖边的小巷里,白淼淼手中早已没了那把油纸伞,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一点被雨淋过的迹象。

哟,小姑娘一个人来这里玩啊,要不要哥哥们陪你四处走走啊?三个带着邪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前面有一辆摩托车突然打开大灯,改装过的大灯晃的眼睛生疼。很显然这几个人是不怀好意的,只不过白淼淼心中并不害怕,虽然她表面做出了害怕怯懦的表情

五分钟后,小巷里一辆摩托仓皇奔出,不一会一个白衣女子也慢慢走出,她身上依然是一身雪白,嘴角还有未收敛的浅笑。微风中她的发丝盈盈飞舞,她的后脑处两点碧悠慢慢减弱直至消失不见。

就在此刻,天地突然出现了一丝迟滞,风雨骤停,时间如定格般,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恢复如常,但是白淼淼的浅笑却僵在了脸上,她缓缓抬起头看到有一团乌云正在聚结,其中隐现的电光让她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那里正有恐怖的力量警告威胁着她!各类精彩故事,请搜索鬼~大~爷站!

西湖的水,我的泪一个严重走调并且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一边的巷子里传出天津服务器回收
,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摇晃着走近了白淼淼。,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他抬起头,眯缝着眼看了一会,突然指天大骂道:善恶不分,好坏不分,你还有脸霹雷啊?

男子骂完醉倒在白淼淼脚前,而同时天地骤亮,一道闪电自上而下朝着白淼淼的方向而来,白淼淼恐惧的闭上眼等待自己无法逃脱的命运。只是身前三米处的巷口,传来的轰隆声让她睁开了眼,看到眼前情景,她不由得浑身虚脱无力坐倒在地,身上不知是虚汗还是那冰冷的雨水。

休息了一小会,白淼淼耳边传来一阵阵呼噜声,她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男子,仔细一看才认出这不就是白天自己所救的许诺吗?再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抬头再看看早已散去的雷云,脸上露出个怪异的表情来。

翌日,那条小巷传出消息,有三个当地的地痞流氓被毒蛇咬死,巷口更是有一株几十年的大树被雷劈成两半,从此关于此间传说不断,各个版本都有,离不开的就是白娘子显灵惩罚了恶人。

阳光明媚,微风拂面,西湖湖面更是反射着五彩光来,穿梭不停的游船为西湖的美增添了几分灵动来。

这么说当初你想自杀就是为了一个把你骗得倾家荡产的女子?白淼淼诧异的问道。

自从经历上次的事情后,他们显然成了所谓的朋友。

嗯。虽然她骗了我,但我们从小青梅竹马,再说了也是当初我爸爸从她爸爸手中骗取了所有股权才独占了公司,这也算是报应吧!许诺苦笑着说道,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吧,心里总有个想法。

白淼淼盯着许诺的眼睛,突然开口道:你的内心告诉我这只是你找来安慰自己的理由,其实你是爱她的,对吗?

白淼淼的话似乎戳中了许诺一直不敢承认的痛点,许诺掩饰着心中的慌张,赶紧呷了一口茶,却未发现杯中早没了茶水。

曾经白淼淼以为爱情就是白素贞那样为了爱情不顾一切,许诺的故事让她知道爱情也可以满是阴谋,只不过心中有个本能一直在告诉她爱终究是爱,恨就是恨,那么多弯弯让她有一些不舒服。但是看到许诺的样子,她又觉得他是沉浸其中的吧!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呢

几个月的时光过去了,白淼淼和许诺真正成了朋友,在这段时间里白淼淼看到了另一个许诺,自信、阳光、充满活力,每天早出晚归积累东山再起的资本,尤其是当许诺为工作沉思的时候,她总是觉得许诺那皱起的眉宇间总有一种东西吸引着她,有时候会有一种陌生却温暖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

这日,白淼淼接到许诺,说是发了工资想请她吃冰激凌球,或许是因为天性喜欢寒凉的东西,所以她欣然答应。这是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小店顺义空调维修
,但来这里的人却不少,或许是因为他家的冰激凌球的确很美味吧!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许诺耷拉着脸说道。

白淼淼笑着说:怎么,不舍得啊,要不是你钱不够了吧?我还想吃呢咯咯

许诺愕然的看着笑靥如花的白淼淼。

白淼淼带着婴儿般的笑声往前跳了几步。

许诺嘟囔道:其实你想吃多少都行,我还不是怕你吃多了,对你身体不好啊!许诺是以为白淼淼没有听到的,如果是正常人的确是听不到的,可是白淼淼并不是正常人,所以她听到了,心中有什么被拉动了一下,刚跳出去的步子也没落准,脚瞬间就扭伤了。

夕阳下,许诺背着还在咯咯笑的白淼淼往前走着。

你累不累啊?要不我自己走吧?

不行袖珍椰子
!

你可不可以啊?要不我给你去买水吧!

不渴!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

不许诺愕然止步,不知道是回答问题还是继续走,正在慌乱间他看到不远处一家药店,于是赶紧说让白淼淼在路边坐一会他去买药。

白淼淼继续笑着,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温暖很舒适,浑身的骨头都感觉会被软化了一般,她一直在猜想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路边突然有一辆贴了黑色玻璃膜的面包车停在她的面前。

姑娘,我想问问XX医院怎么走,我孩子生病了,我对这里不熟悉。一个中年妇女从副驾驶位子下来。

虽然中年妇女的语气的确像是很焦急的样子,但白眇淼还是注意到跟随着她下来的还有两个带着墨镜的男子。三个人靠近的时候白眇淼脑后的头发微不察觉的动了一下,两点碧悠慢慢亮起。

就在两个男人想抓住白淼淼,白淼淼也准备作出反应的时候,远处许诺正走出药店,似乎是看到了情况,他边大声喝问边狂奔过来,这边男人一看有人来了,赶紧加快动作,白淼淼则是放弃原本的想法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挣扎的时候嘴角的微笑却出卖了她真实想法,只不过谁也不会注意到而已。

白淼淼被拖上面包车后,车子马上加速,身后的许诺丢掉手中东西一路狂追,说来也巧,正巧这个时候路边有个染绿毛的小青年把公路赛启动,许诺不管一切,跑过去夺过马上向面包车追去,身后绿毛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回味过来的时候许诺早已经远去。

妈呀,这可是我大哥的心肝宝贝啊!绿毛的哭丧声远远传开。

另一边许诺一路狂追,那面包车见跑不过就把车停到一个等待拆迁的老旧小区里,下车后他们就从车里拿出钢棍,许诺见状,停下车,也从旁边找到一截钢筋。

打斗持续了三分钟不到,许诺就被打的浑身是伤,对方可能是怕出人命于是就把奄奄一息的许诺丢一边准备开车走了,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等他们回到车边,正好看到一幕让他们终生难忘的骇人情景!

只见被他们绑来的女子依然被绑着,嘴巴也被大胶带封住,只是让人恐惧的是从那女子的脑后,在那头乌黑发亮的青丝中,两点碧悠慢慢升起,现是猩红的舌头,而后是三角形的脑袋,是一段盘绕着的白色身躯,那蛇出现的刹那就给司机和那中年妇女一人一口,当看到两个墨镜男回来,那白衣女子缓缓站起来,虽然看得出女子的脚崴了,可是每一步却似走在他们心脏上,带来的压力让心脏骤停,女子走到他们僵直的身体前,淡然一笑,虽然她的嘴巴依然被封着,但是两个男人却看到了微笑,脑海中一个念头就是美杜莎!

就在白淼淼扶起许诺准备走时,从远处走来两个身影。一个老和尚带着一个小和尚,他们似慢实快,很快来到他们身前。

老和尚看着白淼淼许久才开口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不用你管闲事,你云游你的,我过我的,井水不犯河水。白淼淼冷冰冰的说道,她天生对和尚没什么好感,或许是受到意妖传里法海的影响吧!

施主,天地万物皆有灵,何必造杀孽呢!老和尚已经拿出藏在怀中的钵盂来。

咳咳,淼淼你没事吧?报警了没有?他们一定是近里说的专门绑架单身女子后卖到全国各地去的人贩子,你许诺还没说完,白淼淼就给了他一个掌刀弄晕过去了。

这个时候老和尚也看到了许诺,他先是一愣,随后又皱起眉头,黯然收起钵盂后,他却又恍然,于是拉着发冷的小和尚朝着黑夜中远去。

几日后,许诺还躺在床上,因为那天伤的实在太厉害,他整日昏睡,白淼淼在床边愣愣的看着许诺的侧脸,看着看着她突然有一种冲动,于是她缓慢靠近,轻轻的把自己的唇贴近许诺的唇,一触而分,脸红心跳一阵后,她又是蜻蜓点水,等她第三次尝试的时候,没来得及反应唇齿之间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攻入,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轰隆隆的不知道是天地变色还是心理翻江倒海。

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就在两个人共同攀上高点时,白淼淼突然问:你爱我吗?

爱!许诺的回答毫不拖泥带水。

才过去多久你就爱上了我?那以前那个她呢?人类的感情都这么善变吗?白淼淼不依不饶。

人类?你自己不就是人类吗?难道你是妖魔鬼怪不成啊!许诺显然是把这个当成了玩笑。

白淼淼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会,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她抬起头,脑后的头发微微颤动,慢慢分开,一个闪烁着碧悠眼睛的三角形脑袋慢慢探出,那探出的红唇轻点在许诺的嘴唇上,许诺先是愕然而后惊恐,恐惧从他的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虽然那条蛇没有攻击他,可是他看到那条蛇竟然是长在白淼淼的后脑上的,他们,竟然是一体的!

许诺就那样睁大眼珠,僵硬的看着那颗蛇头,许久后他的身体慢慢冰冷,这时候白淼淼才叹了一口气,穿上自己的衣服,与此同时,在她的体内一些不属于她的细胞正被一个个杀死,成为养分或者垃圾的一部分!

不久前就在雷峰塔下,两个云游僧驻足而立。

师傅,那个女施主是妖怪吗?

是人也是妖。

那你为什么不降魔除妖呢?

老和尚指了指天,意味深长的说道:佛说因果偈云:富贵皆由命,前世各修因,有人受持者,世世福禄深。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