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之上 第0079章 一断香(下)

2020-02-15 20:06:06 来源: 白城信息港

圣堂之上 第0079章 一断香(下)

这几年,司冥琴真与玉衡大师相互切磋,修正了许多配方,把炼金制药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

他们不仅独辟蹊径,在强效灵液这一领域取得重大突破,让木流如愿以偿。还去芜存菁,纠谬补阙,促使炼制魂香的工艺更加完善。

司冥琴真没有挑选场地,直接在别院堂屋炼药。

动手之前,他根据魂香的配方,计算各种材料的精确份量,损有余而补不足,随后凭借强大的神念直接提取各种材料的精华。

祝余须、雾岭血藤、荆棘之心以及寒山银月接骨草都在同一时间被转化成了液态,颜色各异,绽放光华。

黑莲花化为一团雾,纯粹如夜黑,散发着死亡气息,聚而不散。

而蓝焰火浆果化成了一朵冰冷的蓝色火焰。

司冥琴真严格按照设计好的流程,将这些精华送进由精金打造的特制炉鼎之中,加入适量的光尘和虚无盐,以及完美契合九宫青莲灵阵的相应魂兽的骨粉,控制炉鼎内的温度和压力,以神念进行微调,全神灌注,一丝不苟。

司冥琴真炼制魂香的事情很快就在府邸传开,许多族人闻讯赶到别院参观,一睹风采。

木流、司冥怀安和蔡伯守在司冥琴真身旁,一面观摩,一面确保他不被人打扰。

魂香有四种品质,从低到高依次是次品八两金、下品三寸月光、上品二尺琼玉和一断香。

市面上流通的魂香有七八成是品质次的这一种,由于其价格一直被七大家族控制在八个金仙贝左右,于是有了八两金的名称。

对于贵族来说,区区八个金仙贝,不足挂齿。

但是对于普通的平民,八个金仙贝依然是一笔庞大的数目。而三寸月光价格翻番,是八两金的三四倍,平民们不敢奢望。

二尺琼玉贵为稀世珍品,向来是各地拍卖行的宠儿,价格浮动较大,一般都是一百个金仙贝起拍。

至于一断香,世间只闻其名,真正见过的没有几个人。

炼制魂香是一门需要运气的精密工艺,存在着许多不可控的因素,哪怕用上的炉鼎工具,也只能降低出现八两金和三寸月光的概率。

坊间老生常谈,魂香的品质跟药师的心性有关。

也有许多神乎其神的传闻,说是炼制魂香会折损药师的寿元,甚至殒命,要是炼制出一断香的这种还会诱发天劫。

木流痴迷炼金术和草药学,脑海里存有非常全面的相关知识,自然对这些无中生有的谬论嗤之以鼻。

这六年,司冥琴真言传身教,足以让他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一名高级药师,他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提升魂香的品质,只要操作得当,完全可以避免出现八两金这样的次品。

司冥琴真曾经在迷离谷炼制过几次魂香。

只不过每次出炉都是二尺琼玉,和少量三寸月光。

司冥琴真这次炼制的魂香,不管是什么品质,都是给木流用的。

这次材料准备的很充分,按照市面上的量化标准,以及司冥琴真以往的经验推算,木流觉得他至少可以炼出九支二尺琼玉和两壶三寸月光。

不过,木流还是非常期待司冥琴真创造奇迹,打破玉衡大师创下的神话,以致于莫名紧张了起来。

司冥怀安和蔡伯的心思跟木流差不多,想看看司冥琴真今天能否增添一个药师巨匠的名号。

赶来参观司冥琴真炼香的族人一个个屏息静气,很自觉地保持安静,耐心等待着

不管铁木崖与宗室在过去千年里有着怎样的恩怨,都是由同一个姓氏冠名,体内流淌着同样的血统。

北海司冥的综合实力在七大家族位居下等,仅在秋山氏之上,与塞下连城、雀画封家、洞庭古氏、桐江玉氏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比起人丁单薄的都广长空都有所不如,而且近五百年里都没有出现过一位晋升大乘境界的大法师。

虽然七大家族号称是同气连枝,但是明争暗斗、互相算计从未止歇。

北海司冥需要一位大乘境界的强者撑门面,在学宫、在圣白议会搏得更多的话语权。

不管愿意不愿意,司冥琴真都是整个家族的希望。

要是司冥琴真在宗室府邸炼制出一断香,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家族的炼药产业势必会迎来转机,走出多年的低谷。

而且司冥琴真没有藏私,在场的法师都可以借助神识观摩他的手法,从中获得启发,不由得令人由衷敬佩。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精金铸造的炉鼎里有霞光溢出。

有不少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

木流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从旁边的桌案上拿起一个紫金葫芦递给司冥琴真。

收集魂香做为一道工序,也非常考究药师的技法,不容有任何闪失,否则功亏一篑,白白浪费了花大价钱买来的天材地宝。

八两金坚硬如顽石,不会挥发,直接用手拿都可以。

三寸月光似流水,很容易挥发。

二尺琼玉在黑暗中如软玉,见光变成水,一遇空气便化了。

传说中的一断香便如其名,如烟如雾,而且具有灵性,难以捕捉。

司冥琴真将紫金葫芦拿在手中,以神念转动炼药炉的顶盖,露出一个小孔。

紧接着,便有光彩迷离的云烟慢幽幽地飘了出来,化做黑莲花的样子。

它根茎部分还连着炉鼎,左右摇摆,似乎是在打探周边的环境,相机行事。

木流觉得这个小东西要是发现附近有任何异常,会立即缩回炉鼎里去。

然而司冥琴真已经暗中施法隔离了在场所有人的气息,包括自己和木流,成功骗过了一断香的探查。

没过一会儿,一断香的尾部脱离了炼药炉,幻化成了一条小蛇,绕着炉鼎的顶盖游走。

这时,司冥琴真伸出左手,作势虚抓。

一只虚实相生的小手突然凭空出现,一把捉住了那条小蛇。

无论小蛇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司冥琴真幻化出来的手掌。

终,司冥琴真把它送进了紫金葫芦,将其封印起来,交给了木流。

木流眉开眼笑,如获至宝。

随后,也不知道司冥琴真施展了什么法术,周围的天光突然敛没不见,整座别院漆黑一片,把几个年幼的孩童都吓哭了。

当夜幕退去时,炼药炉的顶盖浮在半空,木流怀里多出了三个透明的琉璃瓶和七个羊脂白玉瓶。

他咧嘴欢笑,乐不可支,像个捡了大便宜的小傻子。

“值多久钱?”木流笑问。

司冥琴真曲指敲了一下他的额头,笑骂道:“自己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