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化生崖之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59:45 来源: 白城信息港

所谓化生儿,即为五岁以下不幸夭折的孩子叫做化生儿。而化生崖的由来,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放置化生儿的山崖。  这篇文章是《化生崖之传说续集》,本来以为《花生花之传说》可以加精的,无奈古总不通情,所以便成了一片普通文章。如今在续化生崖之传说,不知结局将会如何?  一:蝠翼鸟皇  夏日,烈阳高照。恣意的挥洒着灼热能量,烧烤着大地,似乎是要毁灭一切方才了却它心愿一般。行人匆匆而过,刚刚擦去的汗水,瞬间又是铺盖而至。  这里的云贵高原,云贵交界。千丘万壑,彼此起伏,绵延无尽头……  在千丘万壑中,一处名为九龙沟的山寨悄然而立。  九龙沟山寨地处两山之间,二两山则呈一线天之状,将九龙沟这处隐秘的山寨包裹而进。若无人带领,恐怕是不会轻易就找到这个地方。  九龙沟山寨名叫九龙山庄。虽然名叫九龙山庄,其实也不过是数十间破旧不堪的茅草屋组成而已。这里却是新中国中的一处旧家族。他们统一姓奴。  此时,那处名叫化生崖的山脚下,一群衣衫破旧,但却十分洁净的人围着山脚来回旋绕。领头的白发年迈之人就是这里的族长,名字叫做奴麦。  在他的带领下,后面的人只是默不作声的跟着。仿佛其他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一般。而奴麦嘴里呜哩哇啦的叨念着祖先传下来的茅山术语。看样子像是在作法。  突然,化生崖崖顶飞来一只乌黑怪鸟。盘旋在众人头上,乌黑怪鸟体型庞大,双翅展开,足有二十米之长。  “呜哇哇……”怪鸟一声阴恻恻的鸣叫。众人原本旋绕的身躯倏然僵直。有胆小的双腿甚至开始发抖,然后“噗哧”声响,一个个犹如连锁反应般的晕倒在地。  “何方孽畜,竟敢在老夫面前撒野?”奴麦一声怒喝,手中原本挥舞的血剑,在他手指飞快挽出一个符印后,一道血光暴冲天际,朝着怪鸟飞射而去,看样子若是击中的话,那怪鸟免不了非死即伤的下场。然而,当血光暴冲而至怪鸟身前数米处时,却是呈袅袅烟雾之状纤柔的散了开去。  奴麦见状,暴喝一声,双手飞快且灵活地挥动,一道道犹如血符的符印逐渐汇集,片刻时间竟然是凝聚成铺天盖地之状,犹如百米血网。在奴麦手指挥动间,血网铺天盖地由下及上飞速将怪鸟包围。  如此之大的血网料想那怪鸟也是插翅难飞。眨眼间,血网便将那怪鸟束缚包围。  “哈哈,孽畜,饶你何等凶悍,也躲不过我这凝天血符的围剿吧!”奴麦发出一声狂笑,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得半空中一阵“哧啦,哧啦……”的声响。那凝天血符开始出现一丝丝裂痕,然后在奴麦那逐渐放大的瞳孔中,轰然破裂开来。看着满天飘飞的血丝,奴麦脸色极其难看。  “愚蠢的人类,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道行也配与我伟大的蝠翼鸟皇过招?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空中那纹丝不动的怪鸟竟然发出人类的声音。饶是奴麦自诩道行高深,此刻也不免吓得脸色惨白。手中的血剑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对于蝠翼鸟皇的名头,奴麦是知道的。  蝠翼鸟皇是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魔兽,经过数千年不断的修炼,终于有了人类的灵智。若是机缘足够的话,它们还可以幻化成人类。当然,想要幻化成人类,所需要的时间和机缘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遇见的,以至于到目前为止,奴麦还没有见过真正幻化成人形的蝠翼鸟皇。  不过就算如此,奴麦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与害怕。因为头顶这个蝠翼鸟皇已经具备了人类的灵智,想要将之击杀,未免有些力不从心。无奈之下,只得咬牙怒喝道:“既然你已经具备人类灵智,为何在此停留?”  “哈哈哈……我为何在此停留难道你还不知道?”蝠翼鸟皇嘲讽笑着道。  “我确实不知晓!”奴麦冷冷地说。  “那好,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也不过手下败将而已。”蝠翼鸟皇冷笑着,片刻后却是脸色一整,阴狠无比道:“难道你不知晓我进化需要不断用化生儿的灵魂供应吗?”  眼角不断抽搐,一丝凉意从后背传来,奴麦突然觉得头顶这个怪鸟是多么的恐怖与可怕。他没想到这些年来所不幸夭折的化生儿,竟然成了这个可怕孽畜的美味调料品。更可怕的是这怪鸟竟然利用化生儿的灵魂作为自己炼制幻化人形的必需品。  深吸一口气,奴麦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神。冷冷的注视着半空中纹丝不动的蝠翼鸟皇,冷冷道:“我不管你如何进化,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危害我的族人。否则,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老夫也要给你留下点什么。”  对于奴麦的警告,蝠翼鸟皇如若未闻。  片刻后,一道黑漆漆的残影从半空中怒砸而下。奴麦见状,脸色闪过一抹震惊,身形倏然缥缈,便是消失在原地。随着奴麦身形消失,那天空中怒砸而下的黑色残影轰然砸在奴麦刚刚站立的地方,只见一道足有十米深的长沟赫然映入眼帘。看形势长沟依然还有蔓延的形势。  “与本皇说话不知天高地厚,这只是警告。若是在出言不逊,定然让你尸骨无存。”蝠翼鸟皇的声音幽幽荡荡的飘入闪至崖边的奴麦耳中。后者听得声音,脸色极其难看,却也无可奈何。  “记住,本皇修炼时间,少带人来此处叽叽歪歪打扰本皇。否则,杀无赦!”蝠翼鸟皇阴狠无比的话语,一阵阵回荡在奴麦的脑海中,久久不曾散去。  二:奴黁  “族长,你这凝天血符也太简单易学了吧?”深山处,一个高大宽敞的岩洞中,一个年近十八岁的少年鄙夷的看着一个年迈鬓发的老人道。而那鬓发老人赫然就是当初那与蝠翼鸟皇一战的九龙山庄族长奴麦。  奴麦轻咳一声,缓缓道:“这凝天血符是祖辈所传的必杀技。你这么容易就学会,而且熟练程度还不错,看来九龙山庄的生死存亡就全靠你了。”  “族长,这话十年前你就说了无数遍了,真不知道那个什么鸟皇的,真有那么厉害吗?”少年不耐地挠着头道。  “混账,那蝠翼鸟皇就算是我也要忌惮三分,何况是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牛犊子?”奴麦突然暴怒,吓了面前少年一跳。随即又语重心长地说:“奴黁啊,不是我故意骂你,只是那蝠翼鸟皇它却是非常可怕。若是你一昧轻视,恐怕对你不利啊。”  “那好吧,那我就再练练!”被称作奴黁的少年无奈的摇着头走到一边开始练将起来。  看着一边正在入练的少年,奴麦却是逐渐平静下来。因为面前那少年所表现出来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么的熟练与纯青。  “看来是时候把必杀传授给这孩子了。”奴麦在心里暗暗道。  时间在奴黁无休无止的入练中飞逝。那深山中,忽然飙射而出,随即又消失不见的残影,在快速的跃动间,奴黁的身影终于是缓缓的停在了一处山丘之上。此时的奴黁已是二十年岁。修长瘦削的身子,有些单薄。但若是你亲眼见其施展身形时,你就会觉得这具单薄的身影与那浑圆天成的气势极其不符。当然,任谁一眼看去,都会是这种感觉。但在远处一处青石之上的奴麦却是极其清楚,这个单薄身影的少年,所挥发出的能量将会是何等的震撼与恐怖。因为他已经把那家族遗留下来的必杀技“血剑九天”传与这单薄身影的少年。  三:对决  “啊……愚蠢的人类,本皇不是说过了么,不要在本皇修炼的时候打扰本皇,难道你们活腻了?”随着声响落下,一头怪鸟轰然从崖顶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飙射而出,轻飘飘的浮在空中。  “孽畜,下来受死。小爷我来索你命来了。”奴黁一声长啸,声音便也飘至蝠翼鸟皇的耳中。  “哈哈哈……自不量力的蠢货。既然你如此迫切的想死,那么本皇便成全你吧!”蝠翼鸟皇怒笑道。  “废话少说,看招。”奴黁暴喝一声。手中的血剑瞬间暴射万丈红光,一道剑气之光暴射而上,直刺蝠翼鸟皇。  “果然有些底子,比起十年前那窝囊废老头倒是强了不少。”蝠翼鸟皇嘲笑道。  “废话果然很多。”奴黁手中血剑再次挥舞,手指灵活晃动,一道道血符迅速汇集,片刻间便是万丈血丝织成一张无边无际的血网,在奴黁的挥动下,朝着蝠翼鸟皇包围而去。  蝠翼鸟皇轻笑一声,一道道巨型黑色残影在翅膀挥动下,飙射而出,与那席卷而来的血网狠狠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轰……”  响声回荡在深山,经久不绝……  “嘿嘿,果然有些能耐,看小爷的。”奴黁一声长啸,手中血剑瞬间化成万丈血鳞,随着奴黁不断默念术语,疯狂的旋转起来,片刻后,竟然如同龙卷风般呼啸生风。酝酿着这必杀一技,天地间能量快速波动。  看着下面能量团的迅速波动,蝠翼鸟皇眼瞳猛然收缩。一股寒气涌上心头,猛然挥动双翅,呼呼咆哮的风声竟然带着阴翳的云朵,片刻后竟然幻化成一把百丈黑剑,携着万千气势压迫而至。  感受着空中变化,奴黁微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一股异彩自双目中暴射而出,轻笑一声。那疯狂旋转的万丈血鳞携着千钧之势,飞速飙刺而去,穿过重重阻拦。与空中那黑色巨剑相碰发出“叮叮叮”刺耳声响。  随着能量逐渐回复平静,奴黁只觉得头顶一暗,忙抬头一看,脸色瞬间惨白。  瞳孔中,那越来越近的蝠翼鸟皇的身影逐渐放大,奴黁冷汗直流。  终于,在电光石火间,奴黁只觉得周围天地一阵剧烈晃动,吓得奴黁尖叫连连。  “起来,你这家伙大白天的竟然做起梦来?”  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黎安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不断摇晃着自己的苏哈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惊魂未定地说:“我靠,吓死我了。好一个蝠翼鸟皇,果然NB。”  “哎呀,我靠。你小子小说看多了吧!大白天的哪来的蝠翼鸟皇?”苏哈哈笑骂道。  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处环境,黎安终于明白。自己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做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噩梦。  低骂一声:“奶奶的,还老子白高兴一场了。什么凝天血符,血剑九天,都他妈的全是梦。” 共 36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食疗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