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酒不成拳脚相向骨子深处是控制逻辑

2019-11-15 17:16:36 来源: 白城信息港

近出现了一件非常非常奇葩的事情,是什么事呢?就是有一对小情侣去吃饭,但是他们不喝酒啊,这不就遭到了亲戚的围殴,这样的事情其实不只有这一次,还有很多,这是原因?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姬鹏就给了我们非常非常好的启示!

亲友之间,喝酒聚会,本是开心事。不过,劝酒不成就大打出手,这样的饭局自然就没趣儿了。这不,就在过年期间,广西柳州市白沙路附近,一对情侣因不胜酒力推掉劝酒,竟被多名亲友围殴致伤。到,还促成了一场群殴。听起来很狗血,却也意味深长。

虽然当事者,都说是酒喝多了,身不由己。可是惯用的理由背后,其实骨子里就存在问题,“打圆场”并没什么太多意义。劝酒这种游戏,沉积久了,也有了相应的归属和文化。古代的餐饮担负着极为重要的社交功能,所以延宕的时间较长。一顿饭吃这么长时间,话题必然枯竭,干喝也无趣,于是便发明了各式各样的劝酒技巧。严格地说,劝酒源于敬酒,而敬酒是宗法社会遗留下来的旧俗。现在而言,很多时候都流于表面了,真诚至上的敬酒越来越少,更多是给面子,走形式的累赘俗事。

从敬酒到劝酒,其实越来越界限模糊了,现代人纯为玩票,敬酒是下对上的互动,相对没有强制性。但,上对下的互动,可称作回敬,也可以是主动敬,就有了极大的强制性。早的劝酒多来自上对下的敬酒。尤其是从家庭交流过度到国家交往,这种伦理慢慢变成了一种强制力。无数语境下的强制性劝酒案例,有些妙趣横生,但也有很多案例异常残忍,让人毛骨悚然。

从酒的发明到体验来看,早用于祭祀、庆典、战争等隆重场合。属于一种品,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塔尖液体”。吃瓜群众一般很难品尝得到,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宴请都要备足酒水,菜品再不好不重要,酒水太次就不行。这是面子的问题,也是骨子里的残酷。

人在踏进社会之前,已经被这套思想完全禁锢了。“规矩”与“礼仪”的背后是不平等,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所以,在喝酒的过程中,如果有权力、地位不对等的关系,就会有强制性的劝酒或逼酒。对位高的人来说,这是彰显权力的机会,对位置低的人来说,不喝就是不懂规矩。你不尊重别人的位置与权威,也就相当于不给别人面子。

即便是国际化的今天,这种文化性格也依然在血脉深处,时刻发挥着巨大的威力。虽然,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吃这套,但是,生在家族固化程度较高的社会里,有些事情没办法不妥协。有些劝酒者喜欢把利诱包装成威胁,“你不喝可不够朋友啊”,言下之意是喝了就是朋友。有些劝酒者喜欢把威胁包装成利诱,“这杯干了,这个合同就是你的了”,言下之意是不喝你就出局了。

同样,在酒桌上,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喝下去你会难受,不知道对身体有害,不知道你第二天会头疼欲裂。劝酒者完全知道,太知道了。但这种伤害和痛苦恰恰是意义所在。如果没有后果,则无法测出“服从”的程度。就像帮会入会需要在手上划一刀,是在以微量的自我伤害的形式,来展示服从的姿态,劝酒似乎也是这种荒唐的逻辑所在,骨子里要的就是控制度和压制。

我们的国人很有意思,自己躲着不喝却想尽办法让别人多喝的,这种酒桌文化也并不是什么“中国的古老传统”,而是近几十年才兴起的东西,很多人总问为什么,简单的很,你看得到交换的酒杯,没看到交换的利益,你看得到干掉的白酒,看不到干掉的尊严。但核心的问题是,即便吃到五更天,喝到黄昏后,能讲真话的人能有几个。

归根结底,我们从熟人社会转为陌生人社会才几十年而已,而缺乏成熟的互信机制,才是这套看似荒谬的酒桌文化背后的真正逻辑,这种逻辑还没有形成的时候,就只能靠“控制逻辑”去填补,用酒水去浇灌,当然多数时候,于事无补。

原事件介绍

劝酒不成竟拳脚相向 一对情侣遭几名亲友围殴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许洁琳

通讯员黄新德)亲友之间喝酒聚会,本来是很高兴的事,但是因为劝酒不成就大打出手,这样的饭局就变味了。2月8日凌晨,柳州市白沙路附近,一对情侣因不胜酒力推掉劝酒,竟被多名亲友围殴致伤。

当日凌晨4时许,柳州警方接到报警,称金瑞国际大厦有多人发生斗殴。柳北巡警大队110警务中队迅速赶到现场,看到有十多名男女站在楼下,其中一些人说话比较激动,民警上前劝说并了解情况,才发现现场十多人都是被打的伤者搬来的“救兵”。

据了解,前一天,报警人韦某与女朋友从来宾来到柳州远房亲戚曾某家吃饭,当天是曾某生日,连他们在内,曾某一共招待了十多名亲友到家里喝酒,觉得还不够尽兴,曾某又带众人到白沙路附近夜宵摊继续喝“二场”,随着大家的酒兴越来越高,猜码的“筹码”也开始翻倍,韦某和女友酒量不好,实在招架不住,只得推掉劝酒并退出猜码。

不料,这让曾某等人不爽了,认为两人是不给面子,没说几句就开始大打出手,韦某和女友被五六人围殴,韦某很快被打倒在地,忙叫女友报警,其女友刚掏出手机就被对方摔坏,两人好不容易逃脱并跑到金瑞大厦附近一家旅馆躲避。韦某随后打电话将此事告诉了父亲,韦父立即召集十多名亲友连夜驱车从来宾赶到柳州。

韦父对民警说,如果十多人一起去,说不定事情会愈演愈烈,所以他还是决定报警。经查看,韦某下巴和右膝受皮外伤,其女友右侧脸部多处受伤。随后,民警和众人一起赶到曾某家,把正在呼呼大睡的曾某叫醒。起初,曾某态度比较强硬,于是民警将双方带至辖区派出所。

“都怪我喝多了,否则不会那么冲动。”曾某酒醒后,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经民警调解,曾某向两名伤者诚恳道歉,并赔偿医药费等费用。

包头治疗盆腔炎医院
大同治疗卵巢炎方法
南宁性病
济南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衣艳梅
唐山市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海港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