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风趣幽默笑话

2018-02-03 06:02:41

风趣、幽默、笑话

台海2月14日讯 台湾作家、媒体人桑品载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文章说,幽默,是英文音译,若从中国文字度其意,“幽幽之默”,实在想不出和风趣、好笑、搞笑有什么关系。这是一种文字转化成另一种文字时,几乎难以避免的困境,所以翻译要求“信、雅、达”。将外文逐字逐句译成中文,在科技、数理方面或有忠于原汁原味的需要,如果属于人文层次,例如笑话,一字不易地横植,常会让中国人读来哭笑不得。  幽默(或笑话)出之于口,形之于字,反映出不同文化下的生活面貌,所以外国的笑话,中国人听来未必好笑,譬如美国电视节目常有的“talkshow”,表演者说句话,台下笑得前俯后仰,中国观众透过屏幕上的中文翻译,常会觉得:“这有什么好笑?”“那些观众真是神经病!”  有一轶事常被乐道:美国四星上将李奇威有回在韩国向韩军演讲,照例在开讲前讲个笑话让气氛轻松一点。他当然是说英语,得经过翻译,当翻译官用韩语说完后,台下数千官兵哄堂大笑,李将军十分得意,因为这笑话他在英语系国家说过无数次,从未有此效果。他以为,韩国人的幽默感可称世界。  其实,李将军根本不知道翻译官竟是这么翻译的:“各位官兵,刚刚李将军说了个笑话,现在,大家一起笑!”  这位翻译官心中明白:李将军的目的,不过就是要求官兵们笑罢了,而李将军说的那则笑话,韩国人听来根本不好笑。如果翻译后竟然没有“笑果”,不是给李将军难堪吗?所以,索性下令“大家一起笑”!  林语堂素有“幽默大师”美誉,他英文造诣深,成名作《京华烟云》是用英文写中国故事。其中当然不乏幽默,不过译成中文后,中国文化中的“风趣”成分,总觉得像打了半个哈欠,意犹未尽。  倒是他在台湾定居后,创造了一句脍炙人口的“幽默句”,至今犹在流传。某次,他参加喜宴,应主人邀请上台演讲,他的开场白如下:“在这种场合演讲,话说得愈短愈好,像女人的裙子。”  经媒体一传播,立刻成为“经典”;有好事者狗尾续貂,加了一句:“没有”!又有人似乎怕人听不懂,在“没有”之后再续个“穿”字,当时我当文教,曾亲耳听到林先生大呼冤枉。  梁实秋曾和老舍合说过相声,他的文章、说话,可谓妙趣横生。女作家林海音嫁女的婚宴上,我和他同桌,梁先生那天心情特别好,人坐齐,菜未上之际,他忽然主动表示要说个笑话,给大家当开胃菜。  牧师向有“日行一善”的自我要求,某牧师大清早散步,见前面有幼童要按某户门铃,但个儿太矮,跳着蹦着,还是够不着。牧师见状,心想:“这岂不是日行一善的机会吗?”便赶上前去,蹲下来问:“小朋友,你要按门铃吗?”幼童说:“是!”牧师为表示善心,便说:“那我抱你起来,让你按好吗?”小朋友当然说:“好!”  幼童用力按了门铃,牧师完成善举,将小朋友放下,问:“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幼童答道:“没有了,现在,我要跑了!”  笑话,是个未完成的故事,但说笑话不同于说故事,只能说一部分,另一部分,要读者、听众自己去完成。所以,说了让人听懂,才会产生“笑点”。世上尴尬的事之一,便是自以为好笑的事,说出来居然没人笑。  写《半下流社会》的小说家赵兹蕃,就出过这等糗事。他从香港移居台湾,《皇冠》杂志社老板平鑫涛请吃饭,座上宾客都是台湾着名作家,有高阳、琼瑶等人,虽都久仰赵兹蕃文名,却是次见面。寒暄过后,赵兹蕃忽然表示要讲个笑话。  他是湖南人,一口湘语,连也是湖南人的琼瑶都不知他在说什么,以致,笑话说完,只有说的人自己在笑。赵兹蕃见状,便理解是他的乡音作怪,可是他仍不死心,表示要重说一遍,这回大家笑了,其实还是没人听懂;笑,一方面是表示礼貌,另一方面,是怕他会说第三遍。  新春开笔,祝大家多多快乐。

风趣幽默笑话

北京公立癫痫医院
湖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修理汽车空调一般多少钱
比智高几盒一个疗程
羊羔疯的表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